2009年9月19這天天還沒亮,我和柴爸就已經騎著腳踏車衝到大漢橋前排隊,
準備參加919大台北國際無車日的盛會,
一開始大家都在民生路上的八里新店線入口匝道那裡排隊,
後來因為人數太多,工作人員改讓民眾上橋排隊(現場報名前2000人有送T恤)
當天的事情,我相信已經有很多人看到新聞報導了吧!

 

原本等得好好的,
也滿心期待能帶著柴波馳騁在下午即將通車的台64線八里新店快速道路上,
偏偏大約在清晨5點半左右開始下雨,而且雨滴還挺大顆,
整個匝道居然擠到連柴爸想下橋去買件雨衣都沒辦法
再加上很多人投機從逆向車道往前插隊,視守規矩排隊的人為無物,
工作人員又堅持要等到6點才肯開始發T恤,不管再多人過去拜託他們都不行,
這~還只是當天活動導致民怨的一個開端。

好不容易等到6點,雨停,隊伍終於開始前進,
我和柴爸拿到一人一份活動T恤、頭巾、摸獎券及地圖,然後向前找空桌子填摸獎券,
可是不知道為什麼,大家都喜歡擠在T恤發送站那邊填抽獎券使得後方隊伍堵塞,
明明前面的桌子很空的說~

辛苦地領完T恤,兩人馬上下橋買早餐回車上孝敬柴波兩位少爺,
兩人兩狗補眠兼等8點多活動正式開始。

8點半左右,我們重新從橋下入口匝道的起點出發,

因為人太多又是斜坡,大家乾脆下車用牽的還比較安全。

好不容易上到橋面,壅塞的情況卻似乎沒有得到紓解,
就這樣沿路走走停停,
身邊的人雖然互相不認識,但多少因為狗的原因稍微聊起天來。

 

 

一個小時後~~

原本我是期待帶柴波出門吹風散散心的啦~
誰知道活動到現在走了1個小時還在人塞人、車塞車的狀態。

中途有許多人受不了,乾脆把車子扛到逆向車道騎,
大家都在想,前面發生了什麼事?到底在塞什麼?
還是我們全部的人都把活動說明看錯,這其實是一場「牽著單車走」的健行大會

 在這段「健行」旅途中,有些創意車隊的造型成為大家枯燥行程的調劑話題,

甚至有些可愛的小朋友已經無聊到睡著了。

當我忙著拍別人家可愛小朋友的睡相,柴爸卻笑著叫我回頭,

原來我自己車子上也睡了一隻。

因為這段路真的走得很慢,柴少爺也開始用哼哼叫來表達牠的不滿,

我們乾脆把體力過好的放下來讓牠自己走,已經睡著的戴上墨鏡惡搞一下。

不知不覺,又一個小時過去,
從8點活動開始到現在,已經走了將近兩個小時
許多人抱怨台北縣長每次辦活動都能辦到民怨沸騰
沿路上像下面這樣逃到逆向車道的「逃難搬車潮」一波接著一波,
我還打趣的跟柴爸說:「這就叫做官逼民反」。

突然,逆向到對面車道的人開始回頭勸大家「過來了也沒用」「前面沒路了」,

柴爸就帶著相機爬上分隔島,看看究竟是怎麼一回事。

原來不知道是哪個「天才」,居然在路中央搭起一座舞台
舞台上還安排了一堆國中小學的學生表演,就這樣佔去大半的路寬,
牽車通過的民眾忍不住跟舞台邊的警察抱怨,大家都不懂路中央的表演有誰會停下來看
一直等到過了舞台區才終於能騎上車,結束這段塞到爆的牽車苦事。

騎上車載著柴波,享受好一陣迎風奔馳的快感,

趁著中途休息的機會,奴婢我趕忙跟柴波少爺們拍照留念。

好不容易騎到觀音山隧道,在這裡有很多人駐足拍照,
過一陣子居然有救護車開進去,然後再OEOE的跑出來,
肯定是有人在隧道的那一端受傷了。

救護車才走一會兒,隧道裡居然有一台警車逆向衝出,
原來是腦殘活動單位居然安排回程車流由警車開道原路折返
當場造成「往八里」跟「回板橋」的車全部擠在一起。

偏偏「往八里」是下坡、「回板橋」是上坡,
一個速度快、另一個速度慢,
「回板橋」的車嫌前面的人上坡走太慢,就會往旁邊佔用「往八里」的車道,
像我和柴爸就好幾次差點撞上這些白目亂超車的小鬼,
有很多人邊騎邊吼地叫回程車不要越線,當然也有人回吼叫去程車不要騎那麼快
沿途的工作人員根本管不了這些不守規矩的民眾,只能任雙方火氣越來越大,
再加上沿路有些人因為車輪過細而被橋面伸縮縫絆倒,導致摔車或爆胎,
這下子台北縣的施政排名應該會繼續穩坐數一數二的位置了吧!(只是是倒過來數

好不容易騎到終點站台北港,柴爸的同事說她們在十三行博物館附近等我們,
偏偏那附近的指標語焉不詳,沿路都是迷途的民眾,
跌跌撞撞地又騎了兩公里,我們才從台北港找到觀海大道,
在看到55咖啡那瞬間,我已經分不清楚臉上是淚還是汗啦~

一進店裡,服務生馬上送上一碗加了冰塊的水給柴波喝,
我手背和大腿的皮膚已經被太陽曬到紅癢,膝蓋也微微發痛,
柴爸說要騎回去的時候我開始耍賴,說什麼也不願意離開55號咖啡,
可憐的柴爸只好一個人騎車回板橋開車過來載我們回家。

我在吃完上面的套餐以後,幫柴波點了份鬆餅吃吃,
接下來就趴在桌上爆睡,店家也很貼心的沒有趕我們走,
就這樣睡了又醒、醒了又睡了幾次,疲憊的柴爸終於趕回來解救我們母子,
結束我們的919大台北國際無車日之旅囉!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柴波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4) 人氣()